远歌【01】

“你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堇面部表情僵硬地开口,坐在软椅上的人轻轻地把帽子往下压了压,开口说:“不敢认,怕认错了被人笑话。”

戴帽子的青年声音熟悉得让堇头皮发麻。

“如果认错了,先在这里道个歉。”心读抬起帽檐,露出那双浅绿色的眼睛,“该不是正田堇吧?”

堇的脊背瞬间冰凉。她试图掩饰自己眼中的慌乱,但在想起心读的能力的时候又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徒劳,就像在陷阱中徒劳挣扎的小兽,除了蹬蹬腿之外,就没有了别的伎俩——有时候或许连腿也蹬不动。

是你。堇在心里说着。

“啊,是我。”心读保持着他一贯的笑容,但看上去总觉得比以往多了一些什么,但具体是什么,堇也说不清楚。

“你比起以往,更加像猫。”心读的眼睛里暗含着一个波涛汹涌的大海,但那看上去却比任何湖泊都要平静,谁又知道那下面多少海底火山在等待苏醒,或许届时还会掀起一场规模不小的龙卷风——死伤无数,严重亏损。

“嗯,对。”那又怎样?你开口总是这些有的没有的话题。堇的嘴角稍稍提起了一点,但有很快放下,恢复了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

“有的没有的……你完全没有变。”心读摘下帽子,一头金色的桀骜不驯的头发露出来,他嘴角的笑意浓郁得如同午后初醒的阳光,软椅椅背上的纹样古朴精致,十分耐看,心读的笑容也在此时,恢复了曾经一汪清水般淡然清澈的干净。

“你也是。”虽然堇心里想的是比以往高,而且更加的消瘦尖利,但脱口而出的却是“你也是”。心读的睫毛抖动了一下,连着他拿着帽子的那只手一起颤抖,他的嘴唇十分的苍白,干燥得渗出血来。

“卷发,闲聊了这么久,一杯果汁。”心读笑笑,放下帽子低头用纸巾拭去唇上淡淡的血迹,一旁的安娜看见了,急忙跑过来,冒冒失失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心读!”

“哎呀,安娜。”心读抬起自己消瘦得有些变形的手轻轻挥动,算是打了招呼。堇从心读的笑容里读不出任何的信息,不论是欣喜还是悲哀,他的笑容里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

“终于联系上你了,那年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你了……堇,好好工作,你再在这里闲聊的话,今天的钱我不付哦~”安娜笑着把托盘塞在堇的手上,“好好工作~”

“你也稍微给我有点自觉吧,你是店长诶……”堇无奈地垂下头,片刻之后,她抬起头,正巧对上那双汪洋大海般的眼睛,她一怔,问着,“你是说,柠檬果汁?”

那双湿漉漉的大海的眼睛猛地瞪大了,堇甚至怀疑下一刻它就会从心读的眼眶里蹦出来。

那之中除了震惊之外似乎还有着其他的东西。


“你还记得?”心读的脸上有片刻的错愕。

她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但她却故意装作不知道一样,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面前的人,笑了:“你说什么?”

我还记得你宿舍下种了一大片堇花呢。堇在心里这样想。

“你喜欢堇花吗?”心读带着一脸玩味的笑容昂起头看她,她藕红的唇瓣紧紧地抿在一起,他听见她的声音清晰的传过来。

“不。”

堇分明地听见自己的内心在抗议。

她想说的分明是“是”。

堇转过身去,用细细的语调说:“两勺苏打?”

她感到背后的人点了点头,便迈开脚步向前台走去。

 

我讨厌你的能力,反之冢良介。

“呵……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呐,堇……”身后传来那个人的声音,模模糊糊地听不真切,不过那也无所谓了。已经怎样都无所谓了。

 

“柠檬果汁。”堇把那个插着两片绿皮柠檬的高脚杯放在心读面前。她记得当时安娜往高脚杯杯沿上插柠檬片的时候她的嘴角就在不停地抽搐,然后她终于抬起手指了指那两片黄绿色的玩意儿说:“干嘛把这个装扮得花里胡哨的。”

当时安娜直接把手指戳到她的鼻尖:“我说卷发啊,这完全是为了美感啊。”然后安娜看着堇毫无反应的脸,叹了口气:“我说卷发啊……”

但是直到现在她也没有看出这堆花里胡哨的玩意儿哪里美感,随即她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


对面的心读不动声色地喝着果汁,双眼中的光芒轻轻地跳动,像是波澜不惊的大海,被风吹拂着泛起波光一样。

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最角落里的那个人走了,留下他来时戴的那顶帽子和一些零钱,堇背对着那张桌子,上面的高脚杯还没有收走,下午的阳光仍然像是湖底跃动的花背鲤鱼,跳跃充满活力。

又和那时一样。

四年前他留给她一片败落的花田,四年后他又留给她一顶崭新的帽子。

就像在说“我们还会再见”一样。

 

真恶心。

堇走出安娜的咖啡店,一想到自己把大把的休息日花在这里,就感到头痛。安娜在经营方面一窍不通,这都是她某次偶尔代理财政,才发现账本上早已是严重亏损。

“没关系,只要大家高兴就好了。”安娜总是那么说着,她的笑容背后究竟顶着多大的压力,谁也不知道。堇心想,如果不是安娜背后有庞大的财团支持的话,她或许早已撑不下去。

梅宫安娜,当今最受人瞩目的厨师,拥有“能做出让人幸福的神之料理”称号的年纪轻轻的厨师。当然,堇知道,这都是爱丽丝在作祟而已。

不知道心读现在在做些什么工作。以他的爱丽丝,应该是一些侦查方面的工作。

读心术。

他的绰号也因此而来。心读。他的大名事实上是反之冢良介——和他的性格外貌完全没有关联的名字。

“反之冢良介。”堇轻轻地咬着这个字眼,她四肢有些僵硬地迈步,走进身边的拉面铺挑了靠里的位置坐下,向店长说,“咖喱乌冬面。”

 

——“我说卷发啊~咖喱和乌冬组合起来可是最高的料理呢!!”少女时代的安娜这样说着,将一碗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东西的黑暗料理放到堇和心读的面前,“来来吃吧~!!庆祝两位的重修旧好哟~!!”

 

——“别给我说那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啊……”堇有些无奈的看了看面前的黑暗料理,又看了看满脸堆笑的安娜,最后她的眼神落在坐在她身边的笑得灿烂的心读脸上,脸颊顿时通红,“明明都是这家伙的错啊!!!”

 

——“明明已经在心里道歉了啊,“抱歉啊”什么的,卷发还真是傲娇啊~”心读依旧挂着他那副一贯保有的笑脸,双眸盈满了戏谑的笑意。

 

——“所以说!!不是傲娇啊!!”

“是是——小姐的咖喱乌冬——!”老板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一碗热腾腾的汤面被稳稳的放在面前,老板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不知所措,“诶诶?小、小姐?!没事吧……怎、怎么?!”


一颗咸苦的泪水摔进汤里,堇低着头,喃喃道:

“咖喱好辣。”

“我的眼泪都被辣出来了。”

评论

热度(2)

© 腦洞型長頸鹿動物園 | Powered by LOFTER